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對話宇龍董事長吳華龍:不僅專注研發,更要不忘初心

發布時間:2019-10-25 14:18:04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 作者:王永崇

 

今年正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我國農藥行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已經建成從原藥生產到制劑加工以及原材料、中間體相配套的完整的工業體系,目前已成為世界農藥生產大國,這些成就的取得離不開中國農藥企業的奮斗和奉獻。此外,在國家供給側改革不斷推進和嚴安全環保的新形勢下,近幾年來我國農藥行業也進入了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在不斷調整變革驅動下,農藥行業已經進入了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為了真實了解目前農藥行業發展的狀況,以便為行業和企業未來發展提供具有引導作用的方向和目標,《農藥市場信息》傳媒對部分省市農藥企業進行了調研走訪。

 

今天讓我們一同走進宇龍化工……


前些時熱播的央視大型科普紀錄片《農藥》,近來好像已過了被熱追的高峰期,但是,回想起第一集的內容時,杭州宇龍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宇龍)董事長吳華龍仍舊十分激動。因為自1980年逃難般地跟隨父親離開老家紹興新昌到海寧創業起,許多比記錄片中的鏡頭更真實的場景,已早早地印記在了剛滿18歲的吳華龍心中。

 

成立于1998年的宇龍,正在致力于讓豐收更簡單!而在之后的創業過程中,吳華龍董事長更是銘記父親“中國農民是最苦的,所以咱們農民永遠不能坑農民”的囑托,一直苛刻般地專注做農藥。而如今,手握硫蟲酰胺等被業內譽為專利“核武器”的幾大自主知識產權新品,宇龍正在吳華龍董事長的帶領下,踏上了以技術助力中國農業走向發達的全新征程。

 


 

一、1985年開始與農藥結緣的吳華龍董事長,在1998年正式樹起了宇龍的大旗!

 

經過幾年的輾轉創業,吳華龍董事長父子于1985年通過華南農業大學接觸到氰戊菊酯后,便認定了未來方向一樣,與家人協商后果斷成立起余杭縣植物化工廠,以2毫升/瓶氰戊菊酯分裝業務的方式,讓吳華龍董事長正式與農藥結下了直至今天的不結之緣。經過三年的積淀,1988年起的余杭縣植物化工廠,相繼贏得與富美實、英國帝國化工和拜耳作物科學等跨國公司的深度合作,迎來了快速發展的階段。特別是以PET聚脂瓶取代玻璃瓶包裝農藥的方法,不僅“開啟了國內的先河”,甚至“顛覆了行業對農藥包裝的認知”。

 

 

上世紀90年代,以浮油和可濕性粉劑為主的市場主流劑型,讓吳華龍董事長日益感覺制劑的加工似乎已達到了某種“頂點”,所以,“上原藥”的戰略性想法開始在吳華龍董事長的潛意識中浮現了出來。當時,在對江蘇等地看麥娘等小麥雜草的防除趨勢進行分析后,吳華龍董事長便選定了擁有較長生命周期的精噁唑禾草靈,作為第一個上馬的原藥產品。但是這一決定,包括沈陽化工研究院在內的業內專家幾乎也不敢相信。因為在那個時代的條件下,以高難度著稱的噁唑禾草靈生產技術,的確很少有人敢去觸碰。可是,在經過“技術難度越大,起碼選這個項目的企業會較少、產品的生命周期會相對更長”的思考后,在吳華龍董事長的帶領下,和自籌資金的基礎上,原藥與制劑并重的宇龍,于1998年6月在余杭的塘棲古鎮工業園區正式宣告成立。

二、初創后便進入長期虧損狀態的宇龍發展異常艱難,直到2007年才迎來爆發!

 

剛起步的宇龍,秉承著原藥與制劑協調發展的思路,在上馬精噁唑禾草靈原藥的同時,也推出了當時與拜耳作物科學驃馬?幾乎齊名的宇龍金馬,并快速地在江蘇等地區推廣開來。然而,作為雜環氧基苯氧基丙酸類除草劑的精噁唑禾草靈,對助劑和劑型的要求之高,出一點問題可能就難以發揮出應有的藥效。所以,在投入江蘇市場上的部分金馬,雖然產品的各項檢測指標均合格的情況下,仍然有不少使用點沒發揮出應有的效果。可謂是“當頭一棒,剛起步就翻了個跟頭”,當時的企業“差點活不下去”。然而,在出現藥效問題之后,牢記父親教誨的吳華龍董事長,帶領宇龍團隊主動與江蘇省植保植檢站和各地經銷合作伙伴,甚至種植者等用戶進行溝通,并盡最大努力提供及時的補救方案。吳華龍董事長負責任地主動面對的作法,讓宇龍在江蘇地區卻因此有了良好的口碑基礎。

 

 

藥效事件結束后的2002年,痛定思痛的宇龍,決定暫時停止國內制劑市場的推廣,全力提升原藥的質量和打造國際市場。但是,此時的宇龍卻深陷5年之久的連續虧損的困境,哪怕在2005年時實現了4200多萬元的營業額,還是沒能擺脫這種艱難的局面。但在家人的支持下,在困境中依然沒有中斷技術研發追求,且已看到曙光的吳華龍董事長,以高額貸款緊咬牙關地堅持到2007年開始的爆發。在2005年差點被吳華龍董事長賣掉的宇龍,僅用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便創造了2000萬的利潤,不僅完成了翻身,甚至在2007年12月28日,成功地把2甲4氯和殺螟丹均做到全國前三,且把殺蟲丹做到全國前五的國營海鹽農藥廠收入旗下。

三、提前完成環保升級的宇龍,原藥生產戰略轉移到全新升級的博仕達!

 

剛剛開始盈利便要收購海鹽農藥廠,是因為有著前瞻性意識的吳華龍董事長,發現塘棲工業區在將來無法滿足宇龍原藥進一步產能提升的要求。所以,堅持認為“搬遷一定是轉型升級最好過程”的吳華龍董事長,明知在當時的情況下“不搬是等死,搬是找死”,但依然找到了有意轉讓的海鹽農藥廠。

 

其實,2007年時的時候環保形勢,不論是浙江還是全國其它地區,遠遠沒達到讓企業轉移的嚴重程度。但吳華龍董事長卻果斷地決定將原藥生產線轉移到了海鹽農藥廠,并更名為浙江博仕達作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博仕達),而位于塘棲工業園區的宇龍化工定位在制劑生產和研發為主。

 

吳華龍董事長充分利用了這次轉型升級的機會,把原來海鹽農藥廠的基礎設置,按照宇龍的新要求重新改建。而因改建的徹底,所以工程期限也較長,以至于2009年余杭政府下文要求宇龍保留制劑加工停止原藥合成之時,仍沒有完工,甚至2011年3月31日塘棲工業園區開始拉閘停電之時,博仕達也只是處于試車階段而已。

 

“沒有內貿制劑市場,原藥生產尚未步入軌道”的這一階段,企業再次出現嚴重虧損,5000萬注冊資本接近歸零,資金鏈告急等難題仍在持續,企業發展進入了真空期。但好在,作為2010年浙江省唯一的農藥行業國家重點振興項目,獲得國家財政專項資金的扶持,以及合作伙伴的頂力支持,讓宇龍順利地渡過了難關。

 

 

經過幾年投入巨資的改造,全新的博仕達已經讓吳華龍董事長的農藥事業領先行業地完成了轉型升級。比如,針對大多數原藥合成的高濃度廢水,吳華龍董事長果斷地架起了高濃度廢水焚燒爐,讓博仕達成為了國內較早擁有高濃度廢水處理能力的企業,走在了行業的前面。對于近年的環保高壓態勢,吳華龍董事長表示企業投資先進的環保設備是長遠發展的方向,“我們國家發展到這個年代,再靠犧牲環境換這么點GDP,太說不過去了”。提前完成環保升級的博仕達,走到今天也沒受到任何環保因素的不利影響。特別是在不少企業頭痛如何搬遷的現今,博仕達成功地在2019年7月正式統一到宇龍品牌旗下,并順利地完成了2500噸苯醚甲環唑的環評手續。

四、堅持研發路線,并已手握知識產權“核武器”的宇龍,未來的路依然很長!

 

“雖然連年虧損,但對未來發展的準備工作和既定的路”,吳華龍董事長表示,“從沒停止過”。的確,讓宇龍在2007年活過來的,正是其在困境中依然堅持不懈地對精噁唑禾草靈和苯醚甲環唑兩個產品的研發成果。

 

2002年時便讓宇龍成為了苯醚甲環唑國內企業第一家登記,并第一家工業化生產的企業。而對于之前有藥效問題的制劑金馬(6.9%精噁唑禾草靈EW),經過宇龍定制性的助劑改良,已經成功解決。同時,深知“未來沒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東西,任何企業都走不長”的吳華龍董事長,一直把創新研發作為宇龍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支柱,并很早就開始與相關院校、科研機構展開廣泛的合作。 

 

 

據了解,如今的宇龍,已先后自主創制了包括螺螨雙酯、苯醚雙唑、硫蟲酰胺在內的4個新農藥產品,開發20多項農藥產品的生產合成工藝技術。此外,宇龍已申報發明專利已達81項,獲得授權52項,申請美國、歐洲發明專利5項,獲得授權1項。產品方面,宇龍也已獲得包括20多個原藥在內的近百個登記證。

 

“雖然宇龍在產品結構上還欠缺一些”,吳華龍董事長表示,“但我們也有自己的殺手锏”。比如正在進行登記工作的硫蟲酰胺,是宇龍自主研發的酰胺類的專利化合物,產品微毒,有良好的內吸傳導性,快速持效地防除鱗翅目害蟲,是被業界知情人士譽為“核武器”般的農藥新品。同時,在宇龍內部,該產品不僅被認定會改變目前90%左右為殺菌劑的產品結構,同時也早已成為被寄于厚望的未來大品。 

 

 

在現今產品同質化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中,要想完成品牌的建立,吳華龍董事長表示,“前提是企業要有知識產權”。所以,不管有多么的困難,宇龍“一直沒有放棄對專利技術的研究”而且,關于宇龍的研發和創制,吳華龍董事長強調:“我們決不為了拿獎而完成創制,創制產品要能夠實現產業化才有真正的意義”。

 

的確,知識產權是擺脫同質化競爭困局、樹立品牌的前提。如果沒有知識產權,只是營銷手段好一點,或年度銷量大一點而已,很難成為市場中具有持久影響力的品牌。而且,即使專利期過后,品牌的影響力依然會存在,甚至可以帶動公司的其它產品。而這,正是“30多年來除了農藥沒碰過別的東西”的吳華龍董事長心中品牌的力量。如今,擁有一系列專利化合物和專利復配制劑,以及即將陸續推出幾大“核武器”級專利新品的宇龍,在吳華龍董事長眼中,“未來的路依然很長”。

五、快速填補十年內貿空白的宇龍,正在致力于讓農民的豐收更簡單!

 

2002年暫停內貿制劑銷售的宇龍,隨著實力的增強,仍舊沒忘原藥與制劑協調發展的初心。2012年5月,隨著具有豐富的推廣和銷售經驗的營銷總監施慶先生的上任,吳華龍董事長開始重建內貿團隊,并以新老共9個產品開啟了中斷了十年之久的國內制劑市場。

 

對在內貿制劑市場消失了十年的宇龍來說,重新啟動時困難重重,甚至許多優勢經銷商都不敢輕易接宇龍的產品。但是,從2013年起,以優勢原藥為核心的制劑登記證件資源開始井噴,堅持技術營銷的宇龍團隊很快獲得了龍燈化學、富美實,紐發姆等跨國公司的青睞,并相繼展開了關于宇龍產品的新合作。在國內渠道舉步維艱的時候,因跨國公司的積極響應,“一下子就把十年當中沒做的制劑短板補上了”,施慶表示,而且這種合作模式,因為宇龍產品可靠的質量,一直延續至今。

 

在與跨國公司的持續合作中,宇龍產品的品質管控,也因跨國公司對產品質量的高標準和嚴要求的監管,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比如剛做好的產品,哪怕等待運輸的車輛開到門口,也需在倉庫中倒置24小時之后仍不滲漏的情況下,才能允許裝車發貨。而這種細節的品控管理,如今在宇龍已經成了固定的流程。也正因此,擁有跨國公司背書的宇龍各類品牌逐漸在中高端的市場出現,并快速在國內市場推廣開來。

 

為了更好地開拓國內市場,宇龍的內貿團隊開始廣泛地吸納有農村背景的畢業生加入。“做農業,要有情懷”,吳華龍董事長表示“農村出來的學生會更懂農業,也會把服務中國農業作為崇高的職業”。 

 

 

廣招農村學生軍的宇龍內貿團隊,2013年營業額不到2600萬元,甚至到2015年也才5000萬元左右,“這意味著我們大量時間在培養新人”施慶表示介紹。在培養新人的同時,吳華龍董事長也根據市場發展的環境和公司的實際,做出了“打造精品團隊”的指示,并堅持渠道轉型,立志要通過5年的努力,讓內貿人員拿起宇龍的名片,就有自豪感。而吳華龍董事長和內貿團隊的相互信任,終于在2017年時迎來了收獲。在當年的全國植保雙交會上,優質渠道商紛紛找上門來尋求中高端產品合作的場面,確實讓整個內貿團隊充滿了自豪感。當初的學生軍經過幾年的精心培養,大部分已成長為了如今的業務骨干。

 

宇龍的內貿,依托“小麥管家”、“花生管家”和“葡田同樂”等一系列的作物解決方案的落地,也從2017年起以7500多萬元的業績開始爆發,黑龍江和吉林等省份相繼成為千萬級的大市場。2018年又以40%以上的增幅,讓內貿業務順利地突破了億元大關,并助力整個宇龍銷售額穩居中國農藥行業銷售百強榜,而2019年已實現的1.5億元內貿制劑銷售額,也已經奠定了宇龍新的增長基礎。

 

重啟制劑內貿6 年來,“整個行業對宇龍的評價還是正能量的”,吳華龍董事長表示,“增長實實在在”。而從2020年起僅硫蟲酰胺這一個產品的制劑即規劃億元市場的未來幾年,宇龍仍會以原藥資源為核心,打造出近3億元的國內制劑市場,并且結合原藥業務,實現超10億元的整體業務規模。

 

“既要有產量,又要有質量”,對照宇龍成立時的想法,吳華龍董事長初心不改地說出了今后發展的總體思路。回想30多年的農藥發展心酸史,特別是近20年左右的宇龍創業歷程,如今擁有了專利產品和先進技術的護航,安全生產的基礎和嚴格品控的管理,以及優質渠道的認可和人才梯隊的建設,宇龍便擁有了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和保障,未來的路也將會更加順暢。

 

艱難起步,負重前行,創新未來,20年左右的宇龍發展歷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國農藥行業20年來的縮影。但是,目前我們中國的農業要趕上發達國家的水平,在吳華龍董事長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真正的農業發達,吳華龍董事長表示“必需依靠技術的支撐”。所以,雖然已經手握“核武器”般的專利新品,但宇龍技術創新的腳步不會停下來,并努力做大應該做大的,做強應該做強的,力爭讓農民的豐收,更簡單些。

編輯人員:劉琴,管理員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现在币安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