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科諾,立志要把生物農藥要做到絕對領先!

發布時間:2019-10-25 14:01:02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 王永崇

今年正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我國農藥行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已經建成從原藥生產到制劑加工以及原材料、中間體相配套的完整的工業體系,目前已成為世界農藥生產大國,這些成就的取得離不開中國農藥企業的奮斗和奉獻。此外,在國家供給側改革不斷推進和嚴安全環保的新形勢下,近幾年來我國農藥行業也進入了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在不斷調整變革驅動下,農藥行業已經進入了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為了真實了解目前農藥行業發展的狀況,以便為行業和企業未來發展提供具有引導作用的方向和目標,《農藥市場信息》傳媒對部分省市農藥企業進行了調研走訪。今天讓我們一同走進立志要把生物農藥要做到絕對領先的科諾。

1996年,已經獲得中國工程院院士提名的謝天健老師,與12名科研團隊一起離開湖北省農業科學院Bt生物農藥工程研究中心(下稱Bt中心)所引發的 “Bt風波”,在大力支持和鼓勵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創新創業的目前,或許已經成為了幾乎被塵封的歷史。但是,作為由謝天健老師科研團隊一手所創立的武漢科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科諾),不僅早已走上了世界生物農藥行業的前沿,而且也正在總經理李青的帶領下,全力地向著“絕對領先的方向”加速前行。


一、在“Bt風波”的社會大討論中,謝天健團隊放下一切創立科諾!

9月18日,擔任了10年科諾總經理的李青,與筆者一起回想起當時湖北日報以“Bt風波”為題,頭條整版地報道謝天健老師團隊集體離職創業的情境,依然歷歷在目。

1993年從華中農業大學畢業并進入Bt中心工作的李青,是1996年跟隨謝天健老師一起出來創立科諾的12位研究者之一。雖然當時下海創業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但十幾位團隊成員一起出來創業,且是由國家中青年有突出貢獻專家、國家和農業部多次科技進步二等獎獲得者,以及正在主持國家“九五”攻關課題和863計劃等重大項目的謝天健老師帶隊,的確是全國第一例。所以,不論是在學術界還是整個社會,便有了這場關于Bt風波的大討論。湖北日報和農民日報,以及央視的新聞30分等紛紛開始聚焦報道。

1981年,不滿40歲的謝天健作為“中國微生物殺蟲劑考查組”成員,從美國考查歸來后,便認定了Bt是保護環境和造福子孫,以及代表生物農業發展方向的高新技術產品,并大膽地提出了發展我國Bt殺蟲劑的建議。隨后謝天健老師團隊便在農業部Bt殺蟲劑重點研究課題組中接連取得突破,并很快研發出可以批量生產的Bt乳劑和Bt高含量粉劑,以及一整套快速準確的產品質量生物測定方法,走出了一條科研和產業相結合的路子。湖北農科院的Bt農藥廠,產銷量也因此排在國內同行之首,并發展成為了我國Bt殺蟲劑的研究和開發中心。

但是,仍然看到與國際農藥行業巨大差距的謝天健,早已未雨綢繆地把研究和發展放在了同等重要的地位,從1995年便開始尋找更好的產業化途徑。經過兩年的時間,謝天健老師領導的Bt中心終于和當時的上市企業集團東湖高新達成優勢互補的強強聯合,也正因此,立志要把生物農藥蛋糕做大的科諾,便于1999年順利誕生。

然而,在一切都順利進行之時,湖北省農科院卻因東湖高新控股不能體現公有制主體精神,以及影響今后發展為由,正式否決了這一合作。但心懷夢想的謝天健老師果斷地放下了由農科院所報的院士候選人資格,與放下一切的李青等團隊成員一起,全身心地投入到剛剛創立的科諾事業中。


二、轟轟烈烈創立的科諾,經過艱難發展之后,已開始展現生物農藥的光芒!

在東湖高新的支持下,投資1.975億元的科諾,便正式從1999年開始了艱難的起步。之所以說艱難,是因為在當時針對害蟲防治追求速效的情況下,代表環保與安全的生物農藥,很難與高毒的化學農藥形成競爭。所以在甲胺膦、敵敵威和菊酯類農藥飛速發展的時候,以科諾的Bt為代表的生物農藥,因藥效太慢而基本失去了市場。并且,因初創時技術和管理并不完善等原因,“前三年虧損9000萬的科諾”,李青總經理表示,“整個團隊也從600多人,銳減到以原來農科院出來的技術和生產人員為代表的160人”。

以原資方為代表的管理和市場人員,隨著大股東的解體和撤資,基本消失殆盡。轟轟烈烈創立起的科諾,在前五年的艱難發展期,用損失慘重來形容可能并不過分。

然而,在被東湖高新剝離之后一直“咬牙堅持”的科諾,終于在被逼無奈的轉型中開始絕境重生。之前主管生產的副總經理李青等技術人員,也不得不走向公司的前沿,進入市場。因為在當時,“技術不能挽救公司”,李青表示,“只有市場可以”。并且,把“為中國農藥做些貢獻”的使命和責任作為團隊靈魂的科諾,處于艱難階段時,更多的可能是一種責任。所以,李青也于2006年調入國際部,開始負責國際業務的開發。而在國際上擁有明顯優勢的科諾,2007年以主要出口美日市場的1000萬元生物農藥開始,逐步擴增漲到了2009年底的4000萬元規模,并一舉實現了整個層面的"盈虧平衡。

2010年,結束科諾虧損歷史的李青,正式出任公司的總經理,并開啟了五年期的國內市場重建階段。雖然之前的科諾能夠活下來靠的是國際市場,但李青總經理深知隨著社會整體的發展,國內市場對今后發展的重要性。所以,“我們花了5年來打好這個基礎”,李青總經理表示。而在國內有了一定市場基礎的科諾,從2016年便進入了加快發展并展現生物農藥光芒的階段。據了解,2010年后的科諾,基本以年均超過20%的復合增長率穩步地成長,特別是近3年的復合增長率,更是超過了30%的幅度。


三、 以發酵技術和生物農藥為核心驅動和競爭力的科諾,一直是行業的先驅者!

在技術人員走向市場的同時,科諾仍然堅信“生物農藥的核心是技術”,李青總經理表示。所以,不管轉型做市場的過程中如何艱難,科諾一直保持著把每年不低于7%的銷售收入,作為研發費用進行再投入。

因此,以發酵為主的研發力量,讓科諾把蘇云金芽孢桿菌開發出了10多種不同類型的Bt殺蟲劑,包括全球第一個殺線蟲的Bt制劑,針對草地灘夜蛾和殺蚊子幼蟲的制劑,以及針對韭蛆和跳甲等不同防治對象的系列Bt殺蟲劑,已經陸續走向了市場。而從2004年起開始把井岡霉素、春雷霉素和農抗120陸續納入產品線的科諾,也已經擁有了全球3/4的農用抗生素品種。與此同時,最新推出的多粘類芽孢桿菌,因在土壤處理方面的突出作用,也正在成為被市場寄于厚望的未來生物防治重磅產品。

“科諾有兩個核心競爭力”,李青告訴筆者,“一個是發酵技術,一個是生物農藥”。在李青看來,這兩個核心競爭力也同樣是科諾贏得發展的核心驅動。所以,如今的科諾已經形成了分別為制造和市場服務的兩個技術體系,并且在市場中也建立起了兩支技術團隊,力爭通過更多的試驗示范和推廣,從應用技術的源頭就重視開發,同時也把更多的成果應用到田間去,從而形成一個以作物為研究對象的完整研發互動機制。

隨著這一互動機制的運行,擁有雄厚原藥實力的科諾,近年越發重視制劑市場化的技術運用。而且針對種子和土壤健康方面,已經開始探索包括生物肥料和生物種子處理劑在內的綜合性生物解決方案。而以目前的資源優勢,圍繞綠色或有機作物的種植管理,科諾已經可以提供90%以上解決方案。

“科諾之所以能夠生存和發展”,從本身來講,李青覺得“還是創新的能力”。而目前科諾的創新,已從制造技術開始走向大田,走向應用。


四、受益于安全和環保的新形勢,科諾已經走進了生物農藥的春天!

9月16日,科諾在仙桃省級化工園區內占地200畝的農業生物發酵項目正式開工。據了解,一期投資即達2.5億的新項目產能,“預計是目前的1.6倍”,李青表示,“建成后將會是國內生物農藥行業裝備更好、效率更高的高級別生產基地”。據李青介紹,新項目的建設,正是基于科諾多年來對生物農藥的理解和探索,以及國內外相關經驗的支持而成型的,所以,仙桃新基地不僅是之前生物農藥行業技術積累的結果,而且也是未來產能的保障。

待新項目完工之后,“目前位于武漢光谷鬧市的公司僅保留運營和研發部門”,李青介紹到,“生產將全部轉移過去”。科諾的這種生產轉移,據了解與目前多數因安全和環保被迫轉移的情況非常的不同。首先,能在周邊2萬元/平方米房價的鬧市生存至今,可以看出作為生物農藥企業在環保方面的優勢。一般情況下,生物農藥企業在縣級工業園區即可建廠生產,而作為負責任的科諾,在武漢最大的光谷工業園區內也早已做足了環保的工作。比如在近年來一千多萬的投入下,連發酵中排放的氣味也已經進行了處理,而廢水方面,雖然執行的三級排放標準,但也早已經高出了園區的要求。

那么科諾急于轉移是因為什么呢?據李青介紹,一是因為武漢市的整體規化,二是隨著國內生物農藥春天的腳步聲,原有的產能早已告急。所以,有著長遠規劃的科諾,便開始了仙桃基地的建設。

武漢對城區的規劃,相信都可以理解,但是傳說中的生物農藥的春天,真的已經來了嗎?作為行業的龍頭,從初創時就在追求生物農藥春天的科諾總經理李青,給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

一般情況下,行業人士會認為生物農藥的發展存在三個階段:

首先是化學農藥強大而生物農藥弱小的階段,比如科諾創立之后,幾乎沒有市場而嚴重虧損的時期。
其次,是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相互結合的階段。比如化學農藥仍占主導的目前,但因為全社會對安全和環保的重視,其份額和主導地位在農藥零增長和減量行動中,開始持續性地減少和下降;而生物農藥的力量開始持續性地得以強化,作用得以顯現,同時也成為了眾多經銷商主要的利潤來源。
第三階段時,生物農藥會是在某一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和地位時,才真正進入生物農藥的時代。而在化學農藥仍占主導的現今,李青表示科諾不會去“追求誰替代誰”,但會在做好與化學農藥相容的同時,把生物農藥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發揮到極致,并提升生物農藥在優勢領域的話語權,因為“這階段會持續的時間比較長”。

但是,在習主席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之后,與環保和安全緊密相連的生物農藥便走進了歷史性的機遇期,而化學農藥,卻從之前的藍海進入到了目前的紅海。“只有從市場角度真正地重視環保”,李青表示,“生物農藥企業才能真正感受到春天”。然而,目前持續高壓的安全與環保政策,以及全社會安全環保意識的提升,對生物農藥非常有利。

首先從消費者角度看,全社會對食品安全和環保的要求明顯地反映在了市場消費環節。其次是化學農藥日益增長的環保成本和防治對象的抗藥性,已讓經銷商的利益大幅下滑,而之前成本高昂的生物農藥,隨著生產和應用技術的進步,成本與效果也已經進入經銷商和種植者可接受的范圍,所以,從商業的角度,生物農藥已經成為了市場的新寵。再者,政府雙減行動和綠色防控的持續推進,日益為生物農藥做著背書。比如在江蘇和上海等地的農業部門,每年都會采購大量的生物農藥。

所以,從2010年開始重建的科諾國內市場,目前已經發展成為了可與國際市場相媲美的規模。如2018年科諾以制劑銷售為主的國內市場,已經與以原藥銷售為主的國外市場取得了同樣的成績。而今年到目前,科諾也已完成了去年全年的業務量。可見,國內的生物農藥春天,從科諾這家生物農藥龍頭企業的感受來看,的確已經來臨。

剛剛感受到生物農藥春天的科諾,以自己對行業趨勢的理解,并結合自身的優勢,已經把作物地下部分的根系和土壤健康等有望發揮生物農藥優勢的領域,以及地上局部的保花保果和提升品質等方面,作為提升生物農藥話語權的重要方向。


五、整合資源,創新驅動的科諾已經開始規劃生物農藥的新發展!

非常有時代代表性的科諾20年發展史,幾乎也是中國生物農藥20年來發展歷程的縮影。而今天,已經較好地完成對市場理解和模式探索的科諾,“方向清晰,措施清楚”,李青表示要沿著這條路加快速度前進,并且希望通過今后的加速發展,立志“要把生物農藥要做到絕對領先”,進入中國農藥工業100強。

所以,一直秉承“以科學的嚴謹承諾豐收和健康”的科諾,依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地制定了今后每年推出一個新產品的創新計劃,并以更加注重作物健康的方式,通過“創新、學習和堅持”的團隊,以及“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文化力量,加快傳統渠道的布局,爭取于2025年實現10億元的銷售目標。

然而,實現這一目標的最大問題,李青非常清楚地認識到已經不是技術,而是如何讓更多的客戶和種植者理解和認識到生物農藥的作用,如何讓知識與成果真正地被市場廣泛接受,做到技術能力與市場影響相匹配,實現科諾在市場中的名至實歸,從而讓初心和使命真正地落地。而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李青總經理也已定下生物農藥行業企業整合發展的路線,讓行業企業少走老路和彎路,減少簡單地競爭和資源的消耗,真正地集中行業力量,通過創新來驅動生物農藥實現更好地發展。


編輯人員:劉琴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现在币安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