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從仿制到自主研發:知識產權是我國農藥行業崛起的加速器

發布時間:2019-10-28 16:46:39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徐磊

 

2019年是建國70周年, 10月1日盛大的閱兵已告訴全世界,中國正由世界大國向世界強國邁進。我們經歷了一貧如洗,從農業國向工業國的轉變。農藥工業和染料工業、醫藥工業一起構成了精細化工行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粗放式發展到創新型發展的轉變。農藥的發展也作為農業發展的一個縮影,也見證了我國知識產權的發展,從無到有,再逐步走向強大。


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統計,專利凝聚了全世界 95%的最新科技信息,推進我國農化行業由勞動密集型行業向知識密集型行業轉變,由生產型企業向創新型企業的轉變的核心就是知識產權的發展。專利是一個企業科技資產的核心和最富經濟價值的主體,專利數量和質量可以直接反映出農化企業的創新能力,同時也能直觀地反映出農藥發展趨勢。


隨著孟山都被拜耳收購,杜邦和陶氏合并,目前世界農藥巨頭陶氏杜邦、拜耳、先正達、巴斯夫每年都要拿出近10%的銷售額投入到研發中,跨國公司仍然牢牢控制著專利期內的農藥化合物。我國農藥產業雖然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起步,在上世紀70年代后開始快速發展,但其農藥專利仍然處于制劑復配占據絕對主導地位,隨著農化行業的不斷變革以及國際專利一體化,企業研發實力和投入不斷提升,校企聯合等,這些因素正促進我國農藥工業由仿制為主向自主研發的方向轉變。


我國農藥產業知識產權發展的四個階段

 

我國農藥產業的知識產權的發展, 從建國后可大致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

 

上世紀60年代之后。由于化工產品的特殊性,其知識產權保護一直是個敏感的話題,其發展也相對于其他產業較為慎重,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開始對化學物質實行專利保護。此階段,全球石油化工工業是現代化工行業的主體,有機化工原料的95%來自于石油、天然氣等。


我國的農藥工業的雛形出現在上世紀40年代,從建國后才真正開始發展,彼時的中國農藥工業近乎為零,相對于跨國公司的農藥研發,我國完全以仿制為主,有著云泥之別。1950年我國可以自主生產六六六,1957年天津農藥廠的建立,我國的有機氯農藥逐漸成熟,有機磷農藥也逐漸進入市場。此時只是仿制有機磷類和有機氯類殺蟲劑,此時還以屬于亦步亦趨的模仿,并未有任何專利保護想法出現。


1960年代以后,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等發達國家才開始對化學物質實行專利保護。而日本1885年就建立了專利制度,但1976年才開始對化學物質進行專利保護,德國1877年建立專利制度 , 1968年才實行了對化學物質的專利保護。而中國臺灣地區、韓國和芬蘭于1980年代末開始實行化學物質專利保護。我國在1985年開始實施專利法,至1993年才開始對化學物質進行專利保護。


在1960年代,我國農藥研發也有了長足的發展,南開大學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在楊石先校長領導下,啟動了當時國家需求的農藥品種研制計劃,先后研制了除草劑一號(CAS:2212-17-1)、西北地區急需防治野燕麥的 燕麥敵二號(CAS:28217-97-2)以及對水稻螟蟲有良效的螟鈴畏(CAS:51230-15-0)等;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梅斌夫先生根據大蒜素優異的生物活性,研發了乙蒜素,于1964年正式投產;1970 年代初期,沈陽化工研究院張少銘先生率先研發出內吸性殺菌劑多菌靈,在防治小麥赤霉病等重大病害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上海農藥研究所沈寅初先生研發的農用抗生素井岡霉素,直到現在也是防治水稻紋枯病的重要藥劑;沈陽化工研究院研制了大豆、花生田除草劑殺草安(CAS:13508-73-1)和防治禾谷類黑穗病的禾穗胺(CAS:21452-18-6);上海農藥所與中國農業科學院等單位研發的殺菌拌種劑拌種靈(CAS:21452-14-2)可有效地防治棉苗根病;后續貴州省化工研究院研發的防治水稻螟蟲的殺蟲單和殺蟲雙;四川省化工研究院研發的葉枯唑;華中師范大學張景齡先生主持研發的有機磷類殺蟲劑水胺硫磷(CAS:24353-61-5)和甲基異柳磷等。雖然并非全部都是新合成的化合物,大多仍然是對國際已有產品的嘗試合成,但為我國新化合物的創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化工行業零基礎的情況下,仿制是快速建立完整工業體系的最有效方法。而隨著1980年代我國的國際關系開始逐漸轉好,一味仿制的農化行業已經是四面楚歌,在這個情況下,燃料化學工業部的《1973-1980農藥科學技術綱要》中已明確出了“奮發圖強 , 自力更生 , 仿創結合 , 加強理論研究”的農藥研究開發方針 , 之后先后建立了南北兩個新農藥創制中心, 許多農藥研究單位也積極投人了新農藥創制研究工作。


第二階段

 

1985-1993年,我國自1985年4月1日起開始實施專利法,其中授予專利保護僅有化學產品制法、配方、分析測試方法 (方法專利) 、化學產品的制造、分析設備 、 裝置 (設備專利 )和采用非化學方法獲得的化學 物質 (產品專利 ) , 其中明確規定對“化學方法獲得的物質”不授予專利權。


此時傳統的化工行業也在逐漸發生著變化,隨著專利保護觀念的出現,歐美發達國家都開始重點發展精細化工,以農藥工業為例,一系列轉變正悄然發生,化工行業逐漸開始向精細化發展,品種多,專業性強,更新換代快,利潤率更高。有機氯農藥因為其高毒性、高環境風險逐步淡出市場。而有機磷類農藥由于大多數早已過專利期,大量仿制導致已經無利可圖,跨國公司將目標轉向更低毒、高效的農藥生產與研發上,高門檻導致難以仿制,并保證充足的利潤率。


1970年代末期改革開放后導致跨國農藥巨頭紛紛搶占中國市場。低價優質的進口制劑引起了國內自主生產農藥銷售量降低,由于專利法的施行,對原先仿制專利期內產品的老路出現了一定的阻礙,專利保護的觀念也開始進入農化工業中。老產品逐漸被國際主流市場淘汰,新產品由于技術壁壘和專利的限制不能任意仿制, 這是當時我國農化行業所面臨的困境。雖然我國基礎化工經過20多年的發展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但精細化工仍然處于剛剛起步的階段。


而且我國當時生產的農藥、染料、涂料、醫藥等精細化工產品,多數都是以組合物和混合物的形式存在的 , 已經列入1985年專利法的保護領域 , 所沒有受到保護的僅僅是精細化學產品的新的有效組成部分 , 即新的化學物質 , 以及精細化學產品中的化合物產品 , 特別是有機化學中的主要用途集中在藥品和農藥制備方面的雜環化合物,這也給仿制新農藥造成了一定的困難。


自1985年4月1日正式實施專利法至1992年底,我國共受理專利申請20萬件,其中與化工產業相關的就達到了11.3萬件,超過了總數的50%。其中授權的有2萬件,國外申請的占1/3。1985~1990年 , 有關農藥的中國發明專利申請公開947件 , 國外申請占絕對多數為740件,占總數的78%;而國內申請為207件,僅占到了22%,有關中間體,醫藥中涉及的農藥專利未統計。外國來華申請的農藥專利以合成專利為主,以1990年為例,共有合成專利118件申請公開,占農藥專利的84%。其中除草劑專利42件,占36%;殺蟲劑專利38件,占32%;殺菌劑19件,占16%。而我國國內申請的專利則是以配方制劑為主,1990年我國國內申請配方專利46件,占到配方專利總數的60%。

第三階段

 

1993-2017年,1993年1 月1日實施的修改后的專利法,實行對化工產品全面保護,把對化工產品組合物、混合物的保護擴大到化合物。在以后的20多年我國化工行業的知識產權一直處于一個平穩發展的狀態,我國農藥工業以仿制為主。其專利申請多集中在制劑配方和使用方法上。


第三階段的起點是修改后的專利法的實施,而對于大量農藥化合物來說 ,傳統的大量的無機化合物早已屬于公有技術領域,為公開技術。修改后的專利法所涉及的主要是一部分新的有機化合物,特別是精細化工中的新化合物及產品中的新的有效成分,即新的化學物質,主要涉及新的原藥化合物,農藥中間體,新化學物質(助劑,溶劑等)。


在1993年之前,對化學物質實行專利保護已經被提上日程,在TRIPS中明確必須對所有的技術領域包括化學物質進行專利保護,保護時間至少為二十年,TRIPS(《關貿總協定》)是 1990年代保護水平最高的國際條約,它允許締約的發展中國家在化學物質的保護上有10年過渡期 ,在過渡期內履行接受化學物質發明專利申請的義務, 過渡期后實施追溯保護。當然1993年提出的新化學物質的專利保護并不是唯一的專利保護方式,其農藥原藥活性物質也可以通過商標、生產工藝專利保護和雜質檢測等方式保證其知識產權。


隨著知識產權在農化行業重視程度不斷提升,其產生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分為以下幾種情況:


1.化合物專利侵權,以隱形成分添加。以杜邦的拳頭產品氯蟲苯甲酰胺為例,將于2021年過期,由于目前仍然處于專利期內,國內企業有將其鹵族元素取代來制造新的化合物進行取代的。也有國內企業擅自生產國產康寬后作為隱形成分添加在其產品中,添加“KK“助劑相關的詞語,便證明其添加了康寬。在國產康寬最泛濫的時候,2011年起杜邦也開始打假,調查國內添加隱形成分的產品,進行維權。陸續有添加氯蟲苯甲酰胺廠家登報道歉。


2.商標侵權。以2012年陶氏益農投訴侵犯商標使用權為例。2012 年4月19日,湖南常德市石門縣工商局公平交易分局接到陶氏益農中國有限公司北京代表處的投訴,湖南某種植專業合作社石門縣分社在石門銷售的“大生 M-45”代森錳鋅農藥涉嫌侵犯了陶氏益農公司(美國)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執法人員調查后得知,該批農藥屬于假冒陶氏益農公司(美國)注冊商標的產品。同年,先正達(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和上海杜邦農化有限公司先后到廣西田陽縣工商局舉報田陽縣農資 市場上有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農藥在銷售, 侵害了商標 所有權人的合法權益,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


3.生產技術侵權。部分新產品雖然專利已到期,但其生產工藝仍然處于專利保護期內,如唑啉草酯,其化合物專利在2018年過期,但是其生產工藝專利要到2020年才能到期。那就意味著如果要正常生產唑啉草酯,在Me too 原則下根本繞不開現有專利技術。


而且隨著原藥和制劑登記難度不斷提高,新化合物的登記越來越困難。故國內主流的做法是對已經過專利期的產品研發新的制備工藝,一方面可以提高收率,優化反應;另一方面也可以規避生產工藝侵權的風險,這成為當時眾多原藥企業研發的主要方向,新的農藥制備工藝的研發分為兩種,一種是與現有專利權工藝路線完全不同的合成路線,這種工藝路線研發困難,產品含量和雜質的種類,含量不能保證,直接進行me too登記的但難度大。而另一種方式是對已知合成路線的部分調整,僅對部分關鍵反應步驟進行改變, 或對催化劑,溶劑等助劑進行改變,繞開專利要求內容,提高收率或純度,降低環境風險等。這一類方式是避開專利原藥生產工藝的主要方式。


在1993年到2017年的24年中,雖然我國農藥產業發展迅猛,農藥產量從30多萬噸發展到377萬噸,但也在知識產權領域表現出了很多的弊端。雖說是已經立法并執行,但實際效果并未達到預期。知識產權侵權案件也時有發生,主要是我國現有的知識產權體系建立還不健全,農藥企業也缺乏知識產權的管理和戰略性規劃。


第四階段

 

2017年-現今,2017年以后一系列政策的出臺,直接影響著我國農化行業知識產權發展的導向。登記要求的提升,產業整合,農藥溯源等等,無一不是推動著農藥專利技術的發展,逐步由仿制為主向自主研發轉變,由以量取勝向以質取勝轉變,由多而雜向少而精轉變。


2008年到2017年這十年一直是農藥產能過剩。到2017年后一系列政策的實施,產業升級,大量中小企業,不達標企業被淘汰。大浪淘沙后留下的自然是良性的競爭土壤。我國傳統農化行業制造型企業向研發型企業轉型也正在進行,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布的專利密集型產業目錄(2016)(試行),農藥制造屬于專利密集型產業,發明專利密集度為 228.54 件 / 萬人(五年發明專利授權數之和 / 五年平均就業人員數),由此表明農藥制造產業具有較為明顯的專利優勢,同時還依賴技術創新和知識產權來參與市場競爭。增產高效的供給側改革也向我們展示了,高效低毒的新產品才是唯一的出路,以量和低價取勝的老產品沒有未來。


在我國2018年取得的11個新農藥的登記(共計22個產品)中,9個國內登記農藥占新農藥的82%,這標志著我國農藥的制造和研發能力已有一定水平。但國內自主研發的農藥新化合物在市場接受度上仍然和跨國公司有一定的差距。不難看出未來的登記和專利申請的趨勢一定是低毒高效、對環境友好的產品。而且國內自主研發的新化合物比例也會越來越高。


另外,2017年6月12日,在中國工程院院士李正名院士倡導下,由中國化工信息中心、中國化工科學技術研究總院、中國農藥工業協會以及《農藥市場信息》傳媒發起組建的中國農藥行業知識產權運營交易中心在無錫正式成立;2019年5月14日,中國農藥工業協會又聯合30家行業內的優勢企業在合肥成立知識產權保護委員會。這些專利服務機構的建立象征著我國農藥知識產權的發展又跨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未來可期

 

農藥化學工業是一個專利密集型產業,最能體現出其發展水平的是農藥新品種的研究開發。其開發周期漫長,從先導體的選擇到重復篩選到大量田間試驗再到上市,開發周期均在10年以上,這也更能體現出知識產權在農化行業中的重要意義。


目前的農藥知識產權行業或許面臨著一些困境,但形式一直向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我們有理由相信農藥行業發展也會越來越正規,知識產權將成為產品生產也研發的核心。農藥行業的發展就像是整個社會發展的縮影,重視專利、重視知識產權將會是未來的趨勢。我們這一代農藥人是最幸運的一代,我們有幸見證國產手機從零生產能力到 “山寨機” 再到享譽全球的 “華為” ,我們也見證了國產汽車從無到有,從抄襲到自主設計研發再到新能源汽車逐步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我們也必將見證我國農藥產業從仿制到完全自主研發的過程,有幸見證這一切,我們活在最好的時代。

 

編輯人員:吳禹慧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现在币安怎么赚钱